您现在的位置: 山东英才学院 >> 党建网 >> 党的建设 >> 队伍建设 >> 正文

林新奇:说说人才成长的三个境界

       提示语:对青年人才不能求全责备,要透过现象看本质、看主流,给他们创造好的成长环境;对青年人才不能简单以绩取人,还要看潜力、看素质、看德行;培养选拔年轻干部要尊重干部成长规律,创造有利于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,不能急功近利,拔苗助长。

  唐朝诗人韦应物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故事,为我们理解人才问题展示了起码三个方面的视角和境界:

  首先从人才成长的角度看,人才成长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也是一个生态现象,可能有早有晚,并且不一定是一条直线,但是只要是人才,就像金子,他总会闪光的。韦应物从小的志向可能不是诗人,而是一位立功沙场的将军,或者根本就是个纨绔子弟,没有什么远大志向。但是在经历了家庭变故、特别是国家变故之后,他深深地体会到了不学无术的弊害,开始对自己此前“顽钝如锤”、虚度光阴的少年生活感到愧悔。也就是说,他从以前的那种“读书无用论”的观点,开始转变为“读书报国论”的实践者了。韦应物的立志成才也许晚了点,但是他并不因此而颓废沉沦,像许多庸碌之辈那样怨天尤人、破罐破摔。相反,他“折节读书”,发奋努力,终于成为一代诗人。所谓“折节”,即改变平日志向,强自克制之意,同时也有屈己下人、降低身份的意思。据记载,进入中国史传的人物中这样的人才还不少,而且都很有成就。可见主观努力是人才成长最重要的原因和动力,而客观环境只是为人才成长提供必要的条件。所谓世界上没有什么废物,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。现代人力资源管理的基本原理,为韦应物的“大器晚成”作了很好的注脚。所以从这里,我们可以看到人才成长的第一个境界,即:天生我才必有用,有志者事竟成。只要你努力,一切皆有可能!现实社会中我们有些人或因为高考失利,或因为落岗失业,或因为家庭变故等原因竟然就灰心丧气、一蹶不振,实在是很可惜的。如果能够折节咬牙、屡挫屡战,也许前途就是一片光明。当然社会也应该为他们尽可能地创造必要的条件以助人才成长,这是自不待言的。

  其次从职业生涯发展的角度看,应该说韦应物也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典型。唐代是一个诗歌盛行的时代,诗人就是那个年代的明星。能够挤上唐诗的殿堂,不消说是非常不易的。但是中国有句老话:有志不在年高;只要找到路,就不怕路远。这句话用在韦应物身上,应该也是很合适的。他少年浪荡,目不识丁,使气任侠,桀骜不驯,整天只知呼朋引伴,招摇过市,根本没有什么人生志向,更不知道“职业设计”的概念。但是从二十多岁开始,他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,开始进行自己的“职业规划”,并在时势变迁中找到了自己的“职业锚”,立志做诗人,做文官,在职业生涯上出现了巨大的变化,结果还被他“转轨变型”成功了,不仅官至滁州刺史、江州刺史、苏州刺史,而且成为一个著名诗人,成为“山水田园诗派”的代表人物之一,和王维、孟浩然、柳宗元甚至陶渊明齐名,受到白居易、苏东坡等大家的推崇和称赞!从韦应物的职业转型与执著追求中,我们可以深深地体会到人才之所以为人才的优势所在。书生可以投笔从戎,侍卫也可以做诗人。这里也许有天赋的因素,但是更多的、更重要的应该是人生的压力、毅力、勤勉、刻苦和追求,是一种不甘落后、与时俱进、奋发图强的精神。就此我们可以看到人才成长的第二个境界,即:职业是一种社会分工,世界上没有什么“最好的”职业,也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职业,有的只是是否符合个人特点的工作,以及实现自我价值的舞台;人的漫长一生中,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,唯一不可改变的,是你对生命更加灿烂的追求,是你对与时俱进的向往!所以,现实社会中人们畏惧所谓的“男怕入错行”,由此耽误一生,从而谨小慎微、不敢冒险试错,其实是对自己创新能力、与时俱进能力的一种怀疑和不自信。

  最后从事业成功的角度看,韦应物的成功,如果说是由武而从文,由官而诗人、甚至著名诗人的话,我宁愿说,是他诗中所体现出来的那种关注民生疾苦、热爱自然与和平的人生态度和理想,深深地打动了当时的人们,也打动了现代的读者,从而成就了韦应物,成就了韦应物的事业。有句古语叫“国家不幸诗人幸”,讲的是社会的变迁、人民的遭遇可能为诗人提供重要的创作素材,从而客观上促使诗人的成功。但是反过来也可以说,如果没有诗人自身对世事的敏锐洞察和反映、对人民疾苦的深切感知与呼喊,那么所谓的诗人就成不了诗人了。韦应物出身于贵族世家,但是安史之乱后,他开始投身于社会,开始关注民生疾苦,甚至连性情都变了。诗家评论“其田园诗实质渐为反映民间疾苦的政治诗。代表作有《观田家》。此外,他还有一些感情慷慨悲愤之作”。据记载,韦应物还曾有过因惩办不法军吏,被讼于府衙,愤而辞官的经历。试想想,如果诗人脱离了社会、脱离了人民,他的诗是否还能受到社会的欢迎、人民的喜爱,从而留芳千古?另外,我们是否可以用名与利或者官本位的标准来判断韦应物的成功?如果不能,那又是什么呢?所以,从韦应物事业的成功,我们又可以看到人才成长的第三个境界,即:人才成长的高度,其实是对社会发展的贡献、对人们心灵与审美情趣影响程度的一种映射,所谓一个人的眼界有多高水平就有多高,胸怀有多大事业就有多大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现实中有许多的所谓“成功人士”,其实可能只是一个庸碌之辈,或时代社会的一个匆匆过客。我们提倡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实际是在呼唤民生情怀的回归,呼唤人与自然的重新和谐。而这正是人才成长最可宝贵的动力。

  总之,韦应物的传奇一生可以看作是中国人才史上的又一个经典案例,值得我们深入地研究、思考和借鉴。我们认为,对青年人才不能求全责备,要透过现象看本质、看主流,给他们创造好的成长环境;对青年人才不能简单以绩取人,还要看潜力、看素质、看德行;培养选拔年轻干部要尊重干部成长规律,创造有利于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,不能急功近利,拔苗助长。(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、博导)
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2012年02月14日09:56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/4/7

·查看所有评论
姓 名: * 游客填写  ·注册用户 ·用户登录
最新热门
最新推荐
相关文章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
Copyright©1998-2013 山东英才学院
E-mail:yingcai@ycxy.com
电话:0531-88253000 88253001
邮编:250104
鲁ICP备10203949号
地址:山东省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英才路2号